→ 左岸讀書,一如既往。

Tag Archives: 生活觀察

美麗異木棉的春天

文/楊抗 深圳的春是個急性子,她完全沒有耐心等著大地一點點慢慢地蘇醒。天剛落下幾滴雨,春便心急火燎地讓道路兩旁的樹木趕緊地冒出花苞和新芽。即使這些樹木還來不及全部褪換掉身上那些枯蔫的殘葉。不到一個星期,道路就淪陷在一片新綠當中,似乎深圳這座城從未受過嚴冬的摧殘。其實樹也是極其……

世間冷暖,它最懂

文/莫筱言 有個地方,充斥著世間的悲歡離合,見證著世間的善與惡,暴露著人性的剽悍與脆弱——醫院。“刺鼻的消毒水+血腥味,匆忙的人群,焦灼的病容,撕心裂肺的哭喊聲,歡天喜地的笑聲,夾雜著肉眼看不到的細菌病毒……”,這些都不足于形容它。 醫院,大概是除了醫護人員,其他人最不想踏進的地方。從小……

誰來為我的情緒買單?

文/齊婷 我懷疑自己得了抑郁癥,真的,可能還不算嚴重。 不知道怎么跟別人說,也找不到合適的人說。說了又能怎樣?沒人能理解,還覺得是矯情! 什么時候開始的,也無從得知,只記得從某一天開始,不想跟人講話,滿腦子是人生沒意思,想逃離,卻對前路感到一片迷茫。每天反復思考的是要從頭開始人生,……

那些花兒還在

文/任安毅 六月的日子在街上走著,總能看到那些賣梔子花的婦人。 她們提著籃子,坐在路邊的樹蔭下。藍里裝著城市生活中鮮有的芳香和潔白。浮躁和喧囂之中,她們靜靜地躺在那兒。 為保持新鮮,每朵花上都噴灑上了水,綠盈盈的葉子襯著嫩嫩的花骨朵兒。微微搖籃子,塞得滿滿當當的花兒一顫一顫的,惹人……

愛,可以天長地久

文/紅色蒲公英 昨天,是我第三遍看龍應臺的新作《天長地久》。讀著讀著,我突然恍然大悟:能天長地久的,并不是時間,而是愛,是親情。這種天長地久,是把暫時片刻當作天長地久,給予所有短暫的團聚以永恒的對待。 所有父母,并不是天生就是當父母的,人生也不提前開設這門課。你看不見天真爛漫的小……

如何擺脫束縛你的“安全感”,走向成熟?

一個人開始邁向心智的成熟,最重要的表現就是不再追求“安全感”。 1. 據說在一些原始部落里有這樣一種傳統。 當一個男孩長到10歲時,部落里的男人們會戴上面具,裝扮成怪獸,在一個深夜將這個孩子從他母親的懷中搶走。 母親會在這個時候裝作保護孩子,但在一群怪獸面前,她無能為力。 這個儀式是為了……

我們是否該拒絕親戚朋友介紹的相親對象

文/陳玫瑰? 年近三十,已被默默納入剩女的圈子里,比你年紀小的嘲笑你還單身,年紀大的不明白這一代人為何結婚如此難。于是我越來越不想回家,不想過節面對三姑六婆的苦苦勸說,但是家長親戚還是會通過各種網絡手段給你介紹對象。于是,這個時候問題就來了,他們介紹的對象該不該都去相,不去相親親……

“平等”是最大的錯覺

文/風墟 世界并不是平等的,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大到你難以想象。 關于出身和階級這種先定的差距我們無需多言,越來越多的人逐漸清醒了過來,發現“王侯將相寧有種乎”、“人人都能成功”這些在我們小的時候被教育所認為是理所當然的真理,現在變得無比的可笑。 一個人能不能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自己的父……

要選擇令人愉悅的生活方式

文/但目送 在假期里,你是在家中刷著朋友圈,看著朋友圈里的美食美景和琳瑯滿目的紀念品升起無限渴慕?還是正在堵在人山人海的風景名勝中焦灼不安呢?抑或是尋覓到一處清凈地方,靜賞美景,約三兩好友,把酒言歡呢? 想來一年到頭只有五一、國慶假期較長,長時間工作疲勞或忙于家庭瑣事的我們。終于……

為什么有的人,一生的運氣都不好?

作為一個在學佛的人,對于這個問題的解釋往往是:你前生造了太多的孽,因果不虛,報應不爽,“欲知前世因,今世受者是”。 但是我個人認為這樣的解釋是不夠究竟的,而且這個解釋只是為了把“人類認為是殘酷”的現實合理化,因而我并不完全認同。 我覺得最根本的原因在于:人對于“公平”存在著幻想,只有當……
时时彩缩水工具